Yals要写文要画画

脑洞聚集地

我们尚未知道上个周末发生了什么【佐藤,微狡槙】

PSYCHO-PASS架空背景
昼夜组结婚设定
免罪组亲(损)友设定
写这文只是因为某Y想看妹控组犯蠢而已,ooc请见谅
七夕贺文需要傻白甜!傻白甜是正义!【够】



“恭喜你找到妹控教教友。”
“...圣护君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周末的下午阳光明媚暑气正浓,适当的冷气与不多的顾客令咖啡馆成了隔绝燥热的绝好去处。坐在巨大玻璃窗边的两名年轻男子一人面前一杯拿铁,另一人面前一杯红茶配一碟玛德琳蛋糕,面对着面活像俩外交官坐在谈判桌两端讨价还价——藤间幸三郎眉眼弯弯嘴角璨璨,只是脸上浓重的阴影令他显得皮笑肉不笑;而对面的槙岛圣护悠然地晃了晃手中的手机,望着藤间更黑了的脸色他脸上就像捉X在床的表情更加愉悦了一级。
“作为一个负责的班主任和朋友兼同事,我有必要从各个角度关心了解学生与伙伴的方方面面。”槙岛说着敏捷地避开对方想要抢手机的手。
“你的学生我没法干涉,但我十二分认为你这种行为绝不属于伙伴的范畴。”失手后藤间愤恨地将咖啡全泼到那碟玛德琳上。靠,他最近怎么尽走霉运?那货的妹妹居然是槙岛这只白毛狐狸班上的。
那是上个星期日百货商场周年庆大减价时,藤间被自家双胞胎妹妹拉去当免费搬工。沉浸在血拼中的由奈忙得不可开交,于是大手一挥指使一旁的藤间去楼上抢时下最热门的限量版柯美莎双人公仔。本着“ 凡是妹妹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妹妹的指示,我们要始终不渝地遵循 ”的妹控指导思想,全身挂着大包小包的藤间硬是在一堆杀气腾腾的少女们和少女的男友们中披荆斩棘过五关斩六将闯出一条血路,以仿佛喊着“紫X”的X康伸手姿势精准地、无误地,触到了最后一个,装有一公一母两只柯美莎的盒子——然后与此同时对面突然伸来一只手,就像照镜子一样地做出跟藤间同样的动作←_←
“...”
“...”
“...那个,请您放手好么?”
藤间率先反应过来,露出平时把学生叫到办公室“XX,你今天犯了啥啥事”的笑容。
“凭啥要我放手啊?明明是我先拿到的。”
对面的板寸男挑了挑一边的眉毛,配上其的下垂眼那样子像极了收保护费的恶混混;藤间的职业经验告诉他,眼前的男人上学时绝对是个问题学生,对付这种熊学生,那就得一开始便来个下马威唬住才行。
“我可是买给我妹妹的,比起您这样粗犷的男人恐怕我妹妹更适合这么可爱的公仔。”
不愧是妹控魂turn on中的藤间幸三郎,连踩人都不忘带上妹妹。
“长这么粗犷真是对不住啊。”佐佐山光留挑了挑另一边的眉毛,“而且正巧我也是买给我妹妹的。”
我也是买给我妹妹的!
我也是买给我妹妹的!!
我也是买给我妹妹的!!!
藤间甩甩头中断脑内重复的录音带,换上面对家长时“你家孩子这么熊一定都是你这当家长的非常熊”的笑容望向佐佐山:“先生,既然我们都是有妹妹的人,那么将心比心您也不愿意两手空空回去看到妹妹悲伤的表情吧?我家妹妹虽然喜欢可爱的公仔但她同时也是个能干的职业女性,今天就因为工作走不开才由我来代买,也算我这当哥哥的一点关心。”
“呵,我妹妹刚期末考进年级前十,这公仔不为别的,就为给她庆贺和犒劳。”
“...不就前十么?我妹妹上学时也照样考前十。”虽然这是谎言,但为了妹妹藤间能面不改色地撒谎。
“还有啊,我家麻理不光学习棒,在班上人缘也好——当然对她有非分之想的混小子都被我教训了,绝不敢碰她一根寒毛。”
“我家由奈上学那会儿全班不论男女都对她崇敬有加(没人敢惹全校不良学生的大姐大),只是因为她太谦虚了所以不愿出任班委职务而已。”
“麻理小学就会做料理现在她的手艺完全可以媲美五星级饭店大厨。”
“由奈的同事说没有由奈谈不下来的合同。”
“麻理天资聪明,幼稚园时老师教画狗她却能画出一头可爱的驴。”
“由奈见义勇为,曾踢爆了一个暴露狂的【哔——】还上了我们那儿的街道报纸。”
...
因此当由奈和麻理闻讯赶来时,两个被围观人群围得水泄不通的哦尼桑正“甜党vs咸党”般用着夸耀的语气,爆着常人看来绝对是糗事(但哥哥们看来永远是可爱)的妹妹们的往事。
“笨蛋老哥快给我闭嘴!”by藤间由奈。
“再也不理哥哥了!”by佐佐山麻理。

“唉唉这世界真是太小了,没想到佐佐山光留恰巧是狡噛最近新调来的同事,佐佐山麻理恰巧是上学期转到我班上的学生。”槙岛不慌不忙地叫服务员撤下被污染的玛德琳再要了一碟。
“说起来虽然年级不同,但你曾被你从国中带到现在的,同时也是你教国中时家长会初次见面一周后,就去扯了证的对象收养的女儿,所以现在也成你女儿的学生给赶回娘家过的事,都传到我那儿的办公室了。”藤间看着在槙岛手中碎成渣渣的玛德琳,满意地再向服务员要了一杯摩卡。
“我当时只是换个环境换下心情。”槙岛毫不犹豫地将蛋糕碎屑扔进刚端上来的摩卡,“话说回来你妹妹,真心地比你有出息。”
藤间的表情霎时犹如吞了黄连一般。
最终柯美莎公仔由奈和麻理一人拿了一个顺便交换了手机号码,两个笨蛋哦尼桑也在两个妹妹的压力下握手言和还让妹妹们拍了合照,只是藤间故意无视了对方交换手机号码的提议。因为这场风波到现在藤间只要一看到柯美莎就想起佐佐山吊着眼角的嘲讽脸,然后就默默在心里给合照里搂着自己肩的男人眼睛上涂个黑条(某白毛说得没错,你妹真比你有出息,是你妹大概直接给真人两个熊猫眼了(假设))。
突然藤间感到口袋里手机在震动,翻出来一看是个陌生人电话,于是果断挂掉。不到三秒同一号码又打了过来,寻思着要不装殡仪馆工作人员回应过去藤间终于按下接通键。
“哟好巧又见到你了,原来你和狡噛他对象也认识啊。”
藤间反射性地向窗外望去,灿烂金阳也闪不过站马路对面端着电话的佐佐山黑X牙膏标志般的笑容,等藤间反应过来已经迟了——他怀疑地看向对边,槙岛正端着茶杯喝红茶。
“...你哪来的我电话?”
“听狡噛说是你同事给的。”
藤间怨念地看着槙岛已经喝完红茶了;并且眼看着佐佐山抬脚就要过马路来。
“你,给我停下。”
“哈?为啥?”
“别管那么多。你,反正不准过来。”
“我去,你那边公共场所有啥不能去的?还是你跟狡噛他对象有婚外情啊?”
“你再多说一个字再多迈一步,我就过去往你眼珠上插支圆珠笔。”
“好啊你出来,我正好省力走过去。”
一旁的槙岛乐呵呵地看着俩隔着一面玻璃窗一条街道端着手机唇枪舌剑,顺手在手机上发了条微博:
“它使理智不明,判断不清;它不听劝告,径直朝痴狂的方向奔去*。”



(*约·福特对爱情的见解)

评论(9)

热度(19)

  1. EcsRinYals要写文要画画 转载了此文字
    lofter再来一次!!!!顺便33败在了女儿手中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