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ls要写文要画画

脑洞聚集地

【PSYCHO-PASS】两个爸爸2(狡槙朱一家设定,全员向)

本话狡噛未出场


问题儿童多来自中学。

前些天的教师例行会议上教导主任把这句话重复了不下5遍,并获得了全体教师的一致赞叹。

“你们都要记住这句话,这是描述隔壁B班的。”

A班班导槙岛圣护在例行班会上这么说道,A班班长常守朱头痛地扶额。

会让槙岛如此特意提到B班的,是因为今年PP学园中学部风头最盛的人物——B班新来的实习班主任,大名鹿矛囲桐斗,因为可爱的娃娃脸被诸多女同学私下昵称桐豆豆。在这之前还得先了解一下槙岛老师任教的中学二年A班——这个PP学园怪人特多,而这个二年A班大概是全校怪人最多的班:如厨艺好身手好却疑似多动症的縢秀星,全息投影和药物调配高手却疑是自闭症的雏河翔,痴迷微波炉改造数次差点炸了料理教室的高见彩果,上课也手不离ipad之类的重度电脑宅男芳贺隆之等……却不可思议的,这个班不仅能像别的班一样正常运作,甚至班上包括班长常守朱在内还有十来名学生是年级前50名的常客,因此校领导层对这班的特立独行往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槙岛圣护和他的A班也一直是其他班级眼中又畏惧又好奇的怪异存在。但是鹿矛囲桐斗,这个谜一般的新人教师却打破了这个认知。据说他在就任的中学二年B班上了第一天课后,原先与任何一个普通班级无异的B班就完全变了样——变得就像身披黑斗篷一到情人节就高举火把高喊烧死情侣的某三字母团,只不过他们高举的是课本和教辅,高喊的是“我要和鹿矛囲老师一起拯救这个世界”。

咳,总之简单来说就是鹿矛囲桐斗老师大有和槙岛圣护老师一决胜负,比谁的班级更奇怪但又没其他人能管得到的样子。

“常守朱。”

“啊?是。”

“你也看到了吧?期中测试虽然依靠你们年级前50的优势A班平均分勉强保住了第一,但排在500名以外的几名却是非常巨大的隐患。”笑得和蔼可亲的白发老师微眯着眼扫视了一遍学生席,几个学生顿时打了个寒颤,“而B班此次却全员都进了前500,以他们邪教般的势头进入前50名的人增多是迟早的事。因此作为班长你现在的任务很重要,对么?”

每个班的成绩除了平均分外都对其他班是保密的,你多半是去找电脑课的崔老师黑进教务系统盗取了B班资料吧。小朱内心默默吐槽,脸上依旧认真的表情:“明白了,从今天起放学后我们班委都会留下来给500名后的同学补课。”

“交给你了。”

看着自家监护人之一狐狸似的笑容,小朱总有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放学后留下来的几个人确实都有不及格科目,但都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差生……

“縢君的理科类成绩都没大问题,但是文科类……縢,这是什么啊?”

收到负责縢的学习委员六合塚弥生的求助后小朱前来支援,拿起縢的语文试卷后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枕草子的默写啊。”

縢秀星一脸无辜地看着她。

“‘春天天亮,YOYO白山顶,(ry’……等等这也太省略了吧!【注1】”

“古代语言谁会在现代日常使用啊?”

“问题的结症是这里。”弥生朝朱耸耸肩。

“会不会是一种技能,做不做是一种态度。”小朱手撑到桌子上,向前倾身严肃地皱起眉,“縢,你是像LV1的玩家站在Diablo面前一样,在害怕国语吗?”

“没有啦……”縢嘟起嘴别过脸咕哝,“谁叫国语考试时间是紧要关头……”

“是吗?这个月lovelive排行榜上第4位的这位‘幽纹波发射’玩家,就是縢君吧?”

“等等?!小朱你怎么知道的?!”

“縢君,你也不想被别人说成‘全服排名第4的玩家,縢秀星为了活动最后一天国语考试乱答后早退’吧?”

“小朱……你别笑得好像槙岛老师好么……”

“对了说到lovelive,我好像听崔老师也提起过嗯……好像泉宫寺先生最近有兴趣跟sunrise合作……”小朱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啊,既然縢你都能为了这次活动10天瘦了8斤,我相信那只要花其一半的功夫在课本上,你的国语成绩肯定很轻松就能上去的。”

“……既然小朱都这么说了……我明白了啦……”最终縢悻悻地掏出国语课本来,弥生不动声色地给了朱一个GJ的眼神。

“那个,雏河同学是身体不舒服吗?”

解决完縢的问题后,朱回到自己负责的雏河翔面前。

“这……那个……”

雏河同学真是非常容易紧张啊……朱有点无奈地想到,“我期中测试时就坐在你后面,在考试中途你突然晕倒我也吓了一跳呢。”

“对……对不起……”雏河的头低得快抵到桌上了。

“并不是你的错啦。去看医生了吗?”

“ 人多不足以依赖,要生存只有靠自己。【注2】”不知何时槙岛站在了朱的身后,“若是归咎于身体原因未免太狡猾了,常守。”

“但是,生病这种事谁都没办法吧?!”

“雏河翔同学虽然的确因为严重的厌食症和药物依赖体育课几乎都请假100米也从来没进过20秒以内,但在考场上晕倒导致缺考无成绩却还是头一次……”槙岛猫一般的金眸微微眯起。即使不敢抬头看雏河也被那玩味的视线煎烤得像小仓鼠似的抖成了筛子。

“请您不要太强人所难了,槙岛老师。”朱像母鸟保护雏鸟般挡在雏河面前。

“要是再遇上这种事呢……雏河君,”槙岛绕开朱走到雏河的身侧,弯下腰亲切地搭上雏河的肩,红发少年顿时脸色发白,“我希望你能及时告诉老师,好提前给你换个考场……毕竟,你也不想看到你的姐姐困扰的样子,是吧?”

“我……我明白了……”

“请您不要欺负雏河君了槙岛老师!”这两人……在说些什么?朱虽然一脸困惑但出于正义感和母性(咦?)仍出声制止不良教师对可怜学生的不良举动。

“不好意思,门没锁我就开了。”

教室里的人一齐朝门口望去然后不同程度地惊讶了。

“下班了还不走么,鹿矛囲老师?”槙岛像是扫描仪检查般打量着不速之客。

“我听别人说槙岛前辈还为了期中测试留在教室里,想着这是个向半个学期都没正经交谈过的前辈讨教的好机会。”鹿矛囲恭恭敬敬地递上一个少女漫画里经常出现的便当盒,“我就在教室后面安静呆着,请你们当我是透明人一样继续吧。”

“您太客气了。”槙岛面不改色地单手接过便当盒放在手中掂量,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扔到一边,“鹿矛囲老师真是非常勤奋,不过此时不是更应该多和B班学生们多多交流么?”

“我相信我的同伴们都会自觉地反省与进步,此次期中测试结果就是最好的证明。”

“ 您与学生们间深厚的感情真让我感到嫉妒。”

“槙岛老师不也培育出了常守同学这样优秀的学生吗?”

“诶?”朱惊讶话题会落到自己身上。

“我呢,非常佩服常守同学小小年纪,却比许多成年人还了不起的责任心与宽容心。如果你能加入风纪委员会,相信整个国中……不,说不定整个学校的风气都能焕然一新吧。”鹿矛囲亲切的神色里,隐隐透露着疯狂的阴影。

“风纪委员会……这学期是B班轮流。”六合塚想了一下说道。

“呀咧呀咧,我们学校的风纪委员向来只有被欺负的份嘛……好痛!”縢笑了起来,被六合塚一记笔袋敲在头上。

没错在PP学园这个不知怎的简直是怪人集中营的地方,风纪委员这种普通学校威风凛凛的职位,在这里却因为绝对管不下来还被各种戏弄成了吃力不讨好的工作。比如最常规的校门口着装例行检查,弄到最后一定是以不合格的学生用各种怪异方法过关,当然了风纪委员遭训斥是逃不了了。但是风纪委员会不能取消掉,所以每个班轮流一学期风纪委员已经是各方的默契。

“那个……鹿矛囲老师您突然这么说……”小朱感觉事情正朝奇怪的方向奔涌而去。

“你之前在学生演讲会上演讲的样子,让我看到了非常美丽的颜色。如你所说,现在的学校有诸多问题需要所有人一起面对,以及问题学生也都有自己的苦衷,要因人而异地帮助,不是吗?我们这些同伴如果能团结一心的话,我相信这些问题都能完美解决。”

“同伴……吗?”

槙岛吟游诗人般的嗓音里带着丝丝笑意。

“用这个词汇来形容师生关系,倒是和圣职者与教徒的关系非常类似啊。虽然不否认圣职者布道和教师教学有共通之处,但两者最明显的区别在于,圣职者的成功在于创造出崇拜自己的人,而教师的成功在于创造出自己崇拜的人【注3】。 ”

“不愧是人称讽刺天才的槙岛老师。”鹿矛囲也保持着微笑的表情,“但是我先前向上级提过,让常守加入风纪委员会也是禾生校长大力支持的哦。更何况就算你是班主任,也无权干涉常守加入任何学生组织吧。”

“比起当摆设的风纪委员会,学生会才是更有前途的学生组织,是吧常守?”

“我们学校的学生会不是一帮各年级最有特色的怪人组成的嘛……好痛!”一旁的縢又笑起来,然后又被六合塚一笔袋敲脑袋上。

“槙岛老师就算你问我,我也……”等等为什么要把我卷进来啊你们两个怪人教师!

“槙岛前辈做人不能太不厚道哦,有句俗话叫做先来后到对吧。”

“常守,现在就写份入会申请书,推荐人写我三天内就能入学生会了。”

“不要随便替人下决定啊喂!”by愤怒的小朱。

“欧……欧內酱……QAQ”by泪目的雏河

“说起来这盒子里是啥啊?”by好奇心全开伸手去拆便当盒的縢。

“呕——”by全体看到盒子里啥东西的学生们。


“……璃华子君,你有看到之前放这儿的人头模型吗?”

虽然很难理解为什么身为摄影部顾问的藤间幸三郎会经常在美术社溜达,但这会儿他穿着陶艺用围裙翻找了四周一会儿无果,转身问美术社社长王陵璃华子。

“那种被切得乱七八糟毫无美感的东西我才没兴趣关注。”王陵头也不回地回答。

“ 美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可怕是因为无从捉摸。而且也不可能捉摸,因为上帝设下的本来就是一些谜。在这里,两岸可以合拢,一切矛盾可以同时并存。【注4】璃华子君我早就说了,你的作品都是无聊的空壳,徒有美的形式而欠缺根本的内涵。看来以后得拒绝那个脸上有疤的实习老师进入美术活动室了,真可惜啊本来还打算把那个当生日礼物送圣护君的。 ”

“……下次我的作品就叫‘老师的壳’好了。”


【fin】

注1:出自PP蚊香眼游戏的PP学园篇

注2:出自拿破仑

注3:出自陶行知

注4:出自陀思妥耶夫斯基《卡马拉佐夫兄弟》


评论(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