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ls要写文要画画

脑洞聚集地

【Xmen】【EC】所罗门·格兰迪的一生 01

警告:有详细的血腥场景、NC17,教授黑化,因此OOC在所难免。有主要角色死亡,不适者请慎入。


所罗门.格兰迪

星期一落地

星期二受洗

星期三娶妻

星期四染疾

星期五病重

星期六逝去

星期日入地

所罗门.格兰迪

这一辈子走到底



CH1


夹杂冰块的冷水扑面而来,唤回意识的同时,尖锐的疼痛也再一次鲜明地铭刻到麻木了的神经末梢。嘴里全是咸腥得恶心的滋味,即便目前几乎使不上什么力气Erik Lehnsherr也还是费力吐出一口血块,目光随之落到地板上,然后落到站在面前之人精致的手工皮鞋上。

“早上好,刺客先生。”

优雅而温和的嗓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圆润牛津腔;Erik没由来觉得这把声音理应出现在曼陀丽庄园那般华丽又陈旧的庭院里,伴随着阳光与红茶的香气,而不该出现在这种不见天日又肮脏潮湿的地下室里。

“Sabretooth说您体验了这里所有项目整个晚上,却连一个字都没吐出来。”同样一看就是高级定做的西装裤包裹的膝盖映入视网膜,“您这般的勇士如今已经十分稀少……若是没有进入这个世界,您应该会是位德高望重的社会精英人士。”

呵。Erik在内心嗤笑,随后缓缓地抬起头来,视线像是摄像头对焦般模糊了几下,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又清晰地对上了那对蓝宝石似的眼睛——被镶嵌在仿佛从文艺复兴时期的名画中,走出来的天使或是美少年的容颜上。

真是个里外都充满讽刺意味的人,有着一副人畜无害的皮囊却实际是弹指间便会让整个纽约地下社会翻天覆地的Father“Professor X”,但据闻又以所谓“仁慈公正”受敬于黑白两道,而这正是让Erik嗤之以鼻的地方。对于已经从事暗杀工作很长时间的他来说,这类字眼不过是弱者为了能有个活下去的念想,与强者为了粉饰心理的虚荣,所共同捏造出的幻想罢了。

“Chunk,就老样子处理这家伙?”

Logan一如既往地叼着标志性的雪茄,语气轻松得像在说“Scott的车我拿走了”。说实话他对这刺客并不讨厌,不论是扛住了一整晚的拷问,还是抓捕他时让他们数个干部都出手了兼搭上了十多个小弟的命,只可惜谁叫这人好死不死偏偏盯上了他们的教父。

“Logan,你知道我一向不提倡暴力,更何况Lehnsherr先生背后的指使才是我们优先调查处理的。倘若你今天将Lehnsherr先生丢去喂鲨鱼,明天和后天对方可能还会派出更多刺客前来,而我们永远只能逮着壁虎的尾巴。”Charles上下打量毫不畏惧直视着自己的刺客,舔了舔鲜红的嘴唇——这是他脑子活跃时的无意识习惯,“我们不妨……将计就计。”

接下来年轻的教父和保安队长Wolverine——Logan Howlett低声说了些什么,不久几个穿白大褂的人走进来,为首的火红色长发女性给Erik打了一针后,Erik本就不甚清晰的意识再一次沉入黑暗中。

 

他感觉身体像是被丢进热水里的一团海绵,沉重又无力,绵绵不绝的热潮侵入皮肤,没入肌肉,深入骨髓,像是要把他从外到里都煮得烂透;他张嘴干燥的喉咙却火烧过似的,发不出任何声音。突然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贴上他的额头,渐渐消缓了体内大量翻腾的热浪。

如此温柔……如此平静……

啊啊这是……这感觉……是幼时的他发烧时,母亲轻柔而担忧地抚摸他的额头……

妈妈……

热度消减后他终于睁开了眼睛,映入眼中的果然是母亲充满怜爱的脸。

妈妈……不……不!

下一刻,母亲的额头中央出现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奔涌而出的鲜血瞬间将母亲的脸割裂成一块一块。

Erik在浑身冷汗淋漓下真正睁开了双眼。

“嗨,你醒了Erik?”那张亲切的笑脸距离自己不过几尺,手上还残留着水迹,“你脸色现在好多了,老实说今早Hank说你突然发烧时我反倒松了口气,因为可以确定你和我们一样,都是会生病的有血有肉的人类,而不是什么仿真机器人之类。”

刚刚对这人产生的一点点惊讶与大概是的感激瞬间被这毫无笑点的冷笑话给洗刷个干净。Erik带着七分疲倦三分大概是赌气重新闭上眼。

“OK我承认我的确不怎么会说笑。”Charles撇了撇嘴,“那么我们说正经事吧。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回地牢去;另一个是当你有力气下床后到我的书房来——就走廊尽头那间。唉等下Scott大概又要就工作期间开溜教训我一顿了……”

话音伴随足音渐渐远去,在拉开门的吱呀声后停顿了一下,接着响起:

“你肯定会过来的吧,Erik?”

虽然是温和的嗓音,却包含着不容置疑的意味。

“以及可以想象是位多么温柔的母亲。”

Erik轻微抖了一下。但当房间里完全安静下来后他睁开眼:由于拷问都特意避开了要害,实质上造成的伤害并没看起来严重,估计他的昏迷应该不超过一天。坐起身,他影子似的移动到窗边观测外面的情况。

和想象中一样警卫森严……但若是他的话逃出去并非不可能;只是这样能再次暗杀Xavier的机会大概是不会再有了。对他而言,自出师后一直保持无失败记录的履历表,失败什么的……

无声地收紧手指紧握成拳。半晌,他下定了决心走出房间,沉稳地走向走廊尽头那扇门,没有敲门直接进入。

看样子这里是书房兼Charles的办公室,一名戴红色目镜的年轻男人正对着一脸无奈的Charles念叨什么——大概因此,当Charles看到自己进来后似乎挺高兴地立刻迎上来。

“欢迎你来,Erik。”Charles走过来手自然地拍了拍Erik的肩,仿佛对方不是打算暗杀自己的刺客,而是多年的老友,“比我预想的快很多。”

“教授!”

Charles比了个手势制止Scott,带着Erik走到一排摆满档案夹的书架前,从中抽取了一份递给他。

“我想你应该不会介意同时被多个雇主雇佣吧,‘自由’杀手先生?”

Erik冲那张笑眯眯的脸几不可视地点了下头。

“Good。”Charles滑冰选手般移到办公桌前,随性地两手撑桌靠坐在上面,“用工作来换自由,很公平不是么?当然,Xavier家会提供一切所需的装备和费用,与力所能及的支援,所以别客气请尽管开口,传闻擅长任何带金属杀人凶器的Magneto阁下。”

狡猾。Erik心想。“如果失败,我会怎样?”

“你肯定不会再失败的。”

Charles就像说太阳是从东边升起般笃定。

“你对我了解多少?”

Erik内心嘲笑了下这位年轻教父是不是胆大到愚蠢了。

“全部。”

那张笑脸犹如上好的面具,令人心神不宁却也完全捉摸不透。


【TBC】


话外音:在某人的刺激下我终于把这压箱底的第一篇叉人文发了……OTL

评论(3)

热度(51)

  1. mouqingYals要写文要画画 转载了此文字
    帮扩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