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ls要写文要画画

脑洞聚集地

【Xmen】【EC】所罗门·格兰迪的一生 02

警告:有详细的血腥场景、NC17,教授黑化,因此OOC在所难免。有主要角色死亡,不适者请慎入。

CH1


CH2


“纽约是我们大家美丽的家,然而阴沟里的老鼠们总想偷吃和破坏家什!”
屏幕上正播放着以雷厉风行的铁血执政方式而闻名整个纽约州的William Stryker议员的演讲。不仅气势汹汹如军人,他事实上也的确是一名退役上校。甫一上任,Stryker就发表了严厉打击以黑帮为首的犯罪团伙的宣言,一年多来被其处理的人不计其数,纽约犯罪率大幅下降,因此民众对他的支持率很高。
“最好的防御即是进攻!老鼠们即使再狡猾,我也会挖开他们的藏洞,把他们连同巢穴一起捣毁,让他们连再来的机会也没有。而全纽约的市民们,你们正是我们最得力的盟友。”
然而没有多少人知道,Stryker查封的黑帮资产有相当大的部分下落不明;根据Xavier家的情报,这其中一部分全投给了生物科技公司Trask公司的医学实验,甚至在Stryker的授意下,Trask公司通过诸如健康检查等途径,明里暗里对监狱里的犯人进行人体实验。
突然“扣扣”两声吓了正在偷看平板电脑的值班医生一跳。
“Stryker议员本人马上要过来这边,”戴着口罩的医生隔着塑化玻璃窗提醒他,“但他可能不会愿意给玩忽职守的人签名。”
“哦…是!谢谢你,额…Eisenhardt医生。”值班小医生望着对方胸前的铭牌说道。
Stryker的独生子Jason在这医院里,议员差不多每星期都会只带很少护卫来看儿子,这一举动为他的形象加分不少——在仅有极少数人知道Jason被其送给了Trask公司的医学实验情况下。
不久Stryker在一群医生护士的陪同下走过来,“Eisenhardt”医生迅速不动声色地混进了这群白大褂中。走廊尽头的特级护理室里,各种仪器包围着中央窄小的病床,粗细不一的导管从四面八方伸向床上,一眼望去几乎看不见陷在床里的瘦弱少年。Erik跟着其他医生在病房里四处鼓捣,等到Stryker发话“行了,就Eisenhardt医生留下看着,让我和儿子单独呆一会。”,在其他医生鱼贯而出时走到Stryker旁边。
“新药有效果么?”
“这还只是第一个疗程,令公子对较为复杂的指令仅能做出最低限度的反应。”
“什么?给你们了那么多好处,这么久就这种成果?”
“大脑的复杂程度超乎想象,Stryker先生。”Erik真的就像名经验丰富的医生冷静客观道,“先前按您要求,我们以不伤害生理功能为前提的记忆消除成功了,尤其您儿子有精神疾病史的情况下;若现在进行过强的治疗,这样不设防的脑子肯定会出现混乱,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成为植物人。” 

Stryker抿着嘴阴沉着脸盯着他,最终像是妥协般视线转移向床上的孩子: 
“现在能做到些什么事?” 
“比如‘忏悔’。” 
阴狠地剜了Erik一眼,议员对儿子长官似的发号施令:“Jason,忏悔!” 
Jason却没有反应。 
“也许您得靠近点儿;这算是手术的副作用,Stryker公子现在的诸多器官都处于恢复治疗中。” 
“赶紧想办法解决!”Stryker议员只好靠近到Jason身旁去,然而正当他准备再次发出指令时,喉咙却发不出声——一条特殊铁线从后面紧紧勒住了他的脖子。Erik挺直背脊宛如雕像般一动不动仅攥紧铁线的手不断向下拉,直到顶在背后的躯体一动也不动后才松开。确认议员的脉搏后他小心翼翼地将其的躯体放到床边,让其看起来好似熬夜照顾孩子的父亲趴在孩子身边小憩。 
Jason依然表情茫然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Erik看过相关资料,这孩子在因为幻觉妄想综合征误杀自己的母亲后,就被自己的父亲送到Trask,成为可能出于亲子情,但更多大概是Stryker设想的“改造罪犯的大脑以将其变成良民”计划的小白鼠,到最后连父亲的死也都无法做出反应了。不过Erik认为能够父子一起死,对Stryker而言已经是个够好的结局。 
“祝你们晚安。” 
说完Erik毫不犹豫扯掉Jason赖以为生的导管,悄无声息地离开病房迅速闪进杂物间,把包括那只装着铁线的听诊器在内的医生装备,通通塞进早已准备好的垃圾推车,换上灰不溜秋的杂工工作服,推着推车就像个不起眼的杂工按计划的脱离路线走去。等到Stryker父子的遗体被发现,就让他们去查真正的Eisenhardt医生去吧。 
乘电梯不紧不慢地到达地下停车场,将所有相关物品打包好,扔进早备好的汽车的后备箱,打开驾驶座车门时他却愣住。 
“Hi,Erik。” 
副驾驶座上的Charles冲他微笑。 
一路上Erik沉默地驾驶,旁边的Charles也安静地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街景,从人声鼎沸的闹市逐渐变为人迹罕至的市郊,最终停止在只剩几座机器嗡嗡作响的废弃物山丘。Erik按原计划将不能烧的东西拆解掩埋,又找到一块空地,往那包工作道具上浇满汽油,再加一根细小的火柴,橘黄的火舌霎时吞没了所有。 
“为什么对那孩子下手?” 
黑烟袅袅升起中,Charles终于首先打破沉默。 
这是什么意思?他之前什么都调查得一清二楚,关于Jason Stryker应该没有任何问题才对。Erik略皱了皱眉,但如实回答: 
“那不会造成任何妨碍。” 
“我有造成妨碍么?” 
“没有。” 
“那你会杀了我么?” 
“……” 
又只剩沉默。 
以那种姿态活着受苦不如早点死了解脱?这种愚蠢的理由连Erik自己都嗤之以鼻。无论有多冠冕堂皇的借口,都改变不了杀人是将与自己一样活生生的同类,当作非人的其他什么东西才能下手实施的本质。正因为想通了这一点,才有了如今没有任何多余操心、工作效率与成功率之高都如雷贯耳的Magneto。 
“放轻松,我的朋友。这并非兴师问罪。”Charles朝他笑了笑,但Erik觉得那张脸上根本没有表情,“假如考虑到那孩子活下来后说不定会来复仇,你的工作完成得很完美。” 
火光与黑烟渐渐消弱,只要风一吹便什么痕迹也不会留下了。 
“回宅子吧,Erik。” 
 

【TBC】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