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ls要写文要画画

脑洞聚集地

【佐藤】Kresnik 02

虽说还没正式进入夏天,但这个时节的正午太阳也已足够称得上是毒辣。此时街上已经看不到什么生物活动的影子,只剩下树上传来一阵阵叫人更觉得心烦的重复蝉鸣。

该死。

佐佐山满头大汗地又回到之前的巷道里,捶了几下门后,开门来的是刚才的秃头眼镜中年男。

“嗯你不是刚才……唔!”

不等男人说完佐佐山就一把揪起其的领子,由于身高的绝对优势男人几乎只能脚尖着地。

“喂,告诉我藤间幸三郎的现住地址。”佐佐山一手揪着男人,一手从口袋里摸出樱花证章。

“警……警察?!”

“啊啊姑且算是,不过先回答我的问题。”

从男人口中得知了藤间的住址后佐佐山立刻放开男人转身走开。

“那、那个,我们根本不知道藤间的底细……所以……我们并没有窝藏罪犯是吧……”

“啊是啦是啦!”佐佐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几小时前就在他们走上大街后不久,拐过一个路口后藤间就突然不见了。

是我大意了。

虽然当时佐佐山很快就反应过来,运用多年的猎人经验他再一次发现了藤间的踪迹。然而藤间简直就像只狡猾的狐狸,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就像他熟知的山林,自己不过是个初入山林的新手罢了。每次他都只能发现藤间的身影,但很快就又再次跟丢。转眼间太阳已经照到了头顶,而自己依旧一无所获。

看来藤间幸三郎确实不是个普通的家伙。而且看这情况,恐怕这家伙早就知道自己被追踪着吧。

“有意思……看来这趟任务也不是那么无聊嘛。”

习惯性地伸手去口袋里掏香烟,佐佐山才发现烟盒已经空了。

“……啧,但愿顺道有卖烟的地方。”

 

虽然从外表上看可能不太明显,但桐野瞳子的确是混血儿。

瞳子的父亲名为阿贝连·奥瑞特罗曼丁,是日本籍意大利人。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一些欧洲富商为了躲避战争殃及自己的生意纷纷迁移到日本来,不少人后来就定居在了明治时最早的对外开放城市之一——神户。现已年过半百的奥瑞特罗曼丁来到日本时才三十出头,当时其所经营的造船厂在意大利时已经小有规模,来到日本后生意更是蒸蒸日上,很快成了阪神地区人尽皆知的企业家之一。不过现在他已淡出了企业经营转而投向公益慈善事业,经常为救助孤儿四处奔走呼吁,给文艺界以支持投入资金等等,连兵库县知事都邀请他为座上客。于是他的企业家的头衔旁边,很快又多了一个慈善家的雅号。

不过在瞳子眼里,父亲大概是把自己当成金丝雀养在黄金笼子里的收藏家吧。

瞳子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或许因为如此父亲一直对身为独生女的她管教甚严。十二岁以前她的教育一直都是家庭教师在负责;即使上了中学以后,每个星期出门的次数也仍有严格限制,必须有合理的理由不说还得有专人陪同。以前瞳子认为那是失去了母亲的父亲担忧再度失去她,所以才那么严密地保护她,因此一直以来都毫无怨言地接受着。直到她进入了私立女校,与其他女孩子接触以后才发现,即使是家教最严格的家庭里的女孩也没有她这般像被看守的犯人。进入青春期躁动的少女自然厌烦起密闭温室式的周遭环境来,但又不敢正面反抗父亲的权威——至今她最严重的违逆也不过是外出时趁护卫不注意偷偷逃走一会儿,然后挨父亲一顿训斥再被禁足一个月。每次瞳子都自认为,为了这一小会儿的自由时光牺牲一个月的外出机会十分值得,然而事后却往往后悔了。每当内心苦闷到烦闷的程度时,瞳子只好将自己沉浸到充满奇幻和浪漫的少女读物中去;于是,她无可自拔地迷上了《少女之友》(注1)上最受欢迎的新锐作家——虎仓大介。

那一定是命运的安排。瞳子这么认为。

那只是一次偶然。那只是瞳子又趁护卫放送警惕偷偷独自溜走,怀着兴奋与忐忑的心情漫步在公园葱郁的树荫里时,惊讶地发现每日都在杂志和单行本上看到照片的虎仓大介竟然躲在树丛里;更令她震惊的,是看到虎仓大介从另一名男子手里接过一叠稿纸,同时给了男子一笔钱说着“一直以来合作愉快”。瞳子虽然不谙世事,但也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虎仓大介的作品,实际上全是在场的另一名男子的创作物。

对常人来说,看到倾慕之人的黑暗面肯定会大受打击而不知所措;但是瞳子在那时,尽管很震惊却并没有什么遭打击的感觉。现在想来,或许是因为当她看到那名笑容温暖如阳的幕后执笔者的瞬间,一见钟情的悸动让她脑子里没法有其他感情了吧。在虎仓和男子分别后,瞳子做了大概是生平最大胆的事情——悄悄跟上了男子。当她踩着梦游般轻飘飘的步子,跟在男子身后目睹男子拐进了一条小巷正打算追上去时,被赶来的护卫给阻止了——之后的后果可想而知。

可是我不甘心啊。瞳子看着窗外西斜的夕阳微微叹气。好不容易一个月的禁足结束,她立刻又一次偷跑去了那条巷子;可是男子的态度让她招架不能,中途又杀出一个似乎和男子很熟的男人,害得她只能逃跑,并且这次被暴跳如雷的父亲惩罚禁足时间再加一个月。

“都怪那个奇怪的男人!”瞳子泄愤地把羽毛枕砸到床上,深呼吸了几下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

“对了!那个男人好像有叫过他的名字吧?是叫幸……幸……幸什么来着?啊啊——”

瞳子埋怨地将整个身子埋入柔软的床铺里一动不动。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房间的门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小姐,有客人找您。”

“欸?”

今天给自己下了惩罚后父亲就受邀出门了,说是晚饭以后回来。一般父亲不在的话客人便会留言改日再登门,什么人会让自己出面接待呢?不过在房间里闷了这么久也着实不舒服,于是瞳子吩咐女仆让客人等等,一番梳洗打扮后才下楼去。

等她看到来者时,她简直说不出任何话来。

“在下藤间幸三郎,受奥瑞特罗曼丁先生所托来接小姐前去赴宴。”

藤间带着一如既往的温和笑容。

“又见面了呢,桐野瞳子小姐。”

 

“啧。”

眼前的景象该怎么说……台风过境?

佐佐山站在门口,遍地狼藉的居室内几乎没有能下脚的地方。

“看来那边的也找上门了嘛。”

尽管从糟粕杂志老板那里要到了藤间的地址,但其所居住的这片区域违规搭建的建筑太多早把原先的规划给破坏了个干净,复杂程度简直堪比蚂蚁的巢穴。佐佐山不知道自己在其中徘徊了多久,终于在太阳落山前找到了藤间的住所——然后打开门就是眼前这幅景象。

“还真是越来越刺激了。”

在只有六间榻榻米大小现在因混乱更加狭小的屋子里翻腾着,佐佐山皱着眉头寻找着一切有价值的线索。当他翻出一个灰扑扑的文件袋,上面还能看得出“虎仓大介”四个字时,危险的嗜血笑容再一次浮现在他脸上。

“这次可不会让猎物逃了……哪个都是。”

 

(注1:少女向杂志《少女之友》。川端康成曾经在上面连载百合小说《少女的港湾》)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