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ls要写文要画画

脑洞聚集地

【佐藤】Kresnik 06&07

 

跟流光溢彩的心斋桥区比起来,与其仅一河之隔的浪速区就显得黯淡无光了。

如果这么说一定会被来这里的人和住在这里的人反驳吧。因为过了道顿崛川从食材的天堂黑门市场穿过一直往南走,不多时便会看见上半部仿埃菲尔铁塔下半部仿凯旋门的奇特建筑“通天阁”——这个号称“东洋第一”的大阪新地标底下汇聚着不亚于心斋桥的店铺和人流量。多年前以在这里举办的第五届国内劝业博览会为契机,“新世界”如今已从农田荒地发展成为北部仿巴黎,南部仿纽约的繁华商业街了。

这样看起来似乎的确该收回前言;然而只要走进新世界明亮主干道两旁狭窄的支干道,不出几步目及之处便是密密麻麻廉价旅馆招牌——在这现代化的狂潮中,大量的劳工涌入带来了廉价劳动力,同时他们的廉价也使得他们住不上好一点的住宅,从而催生出了大量廉价旅馆,并更一步扩大为了消费和生活水平都远不像城市的贫民窟区域。为了清除贫民窟,政府把廉价旅馆从工商业发达的北部统统都迁到了南部的釜崎这里。站在通天阁上朝南俯视,釜崎就像煎蛋的蛋白一样包围住新世界这颗光鲜的蛋黄,越是亮丽,越是突显出了周围的黯淡:大多数的商店往往外面或一楼是店面,内部或二楼就是店家的起居处;绞在一起的电线一些悬在半空摇摇欲坠,一些与弯弯曲曲的管道一同蜿蜒入街道更深处;这些像是孩童玩了一半就丢弃不管的积木似的建筑物间,一看便知多为体力劳动从业者的人们来来往往;佐佐山光留和藤间幸三郎沉默地并肩穿梭于其中。

通常人们认为疑惑被解答就会轻松了,殊不知有些问题的解答其实是一个更棘手的问题。今晚闹了这么一出佐佐山此时眉头皱得比平时更深,虽然他的职业难免会遇到各种各样非常理的事情,但果然还是无法做到司空见惯。以吸血鬼的血为食的人类……难怪会被猎人协会和吸血鬼两边盯上。啧,看来这回任务比预想的还要麻烦。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一开始上头就不说明……突然佐佐山感到一道冰冷的视线直直地射向他,思考被迫打断。

……已经追上来了吗?

他伸手扯住藤间的胳膊瞬间加快了步伐,那道视线也如影随形。在心斋桥时就已经感觉到被跟踪了,不过他身上的子弹已经所剩不多,虽说还有拳套但现在身边有个重点保护对象得优先考虑;拐过了几个街角他们回到了之前住的旅舍,迅速办好住宿手续佐佐山将藤间拽进房间,把门窗锁了个严严实实。

“天亮以前别从房间出来,也别放任何除我外的人进去。”

朝着门内扔下这句话佐佐山转身从二楼的窗户翻了出去,外面是矮一层的建筑的屋顶。屋顶交错连在一起的低矮板房与穿插其中的多层楼建筑一起,像是在釜崎的半空中又建了一片街道。由于长年在全国各处奔波佐佐山对大部分城市道路都了如指掌,即使换到了屋顶上也能分清楚城市的各个方位。在这屋顶拼成的道路上的话万一发生战斗也不用担忧会被普通人注意到。当下还是尽快到大阪的猎人秘密接应点补充弹药和向上头汇报申请支援,再回旅馆去搞清楚更多有关藤间幸三郎的问题。

佐佐山奔跑跳跃在房屋和房屋之间,屋顶上不像地上那么多灯火一不留神就可能踩空,但佐佐山好像全然没影响。不久一直盯着自己的冰冷视线猛的一下子接近,佐佐山急忙偏过身子但肩侧的皮肤还是感到了一丝刺痛;稳住了身子佐佐山拔出枪,滚到一堵能遮蔽的墙后顺着刚刚袭击所来方向的反方向扫描。借着微弱光线的镶边,一个宽檐帽的纤细影子正伫立在他刚刚站着的地方。

“哈哈……打女人可不是哥哥我的兴趣啊。”

这次来袭的吸血鬼居然是上次在火车上遭遇的小女孩……该说女人发起火来真可怕还是该庆幸这回不用太担心藤间那边吗?肩上出现了两道细长的伤痕,不是什么严重的伤现在已经结了痂,那应该是被吸血鬼的獠牙留下的痕迹;但是冲着自己来的不是“食欲”而是“杀意”,那只吸血鬼很明显是要杀自己而不是吃自己。

看来是什么时候招了什么恨……嘛反正活在世上总会遇上各种各样的恶意,想躲也没法躲,应对方法就是能无视的无视掉,无视不了的则只能正面面对了。即使身体接受过强化改造训练,但在黑暗之中能依靠的只有直觉,与吸血鬼优秀的夜视能力相比佐佐山明显处于劣势,天上半边月光和地上釜崎昏暗的灯光根本帮不上半点忙,相反还带来了摇摆不定的焦躁。不过自己目前首要的是赶路不是战斗,所以当下该考虑的不是战斗而是怎么逃走。

扫视了下周围,旁边是座建了一半就停工的楼房,从没装玻璃的窗户可以看到钢筋水泥交错的内部。佐佐山纵身从窗口跳了进去,在这么狭小且杂乱的空间里,即使吸血鬼能看得见也没法那么顺利地移动吧?而且这里到底是人类建造的建筑,就算自己不是户主但那么年轻的吸血鬼也不一定进得来。这样一来就将压倒性的强弱对比变成了势均力敌的对等了。

对方似乎没有跟进来。靠着微光和直觉小心翼翼地穿过各种障碍物,佐佐山尽可能轻快地在废墟里移动,竖起耳朵捕捉除了自己以外发出的声音。那大概会在出口处伏击吧?幸好附近这种半成品的建筑物或是废旧建筑还不少,虽然可能会对不起一些运气不好的流浪人士,要是以这些建筑为掩护成功避开吸血鬼的追踪不是没可能,就是万一吸血鬼跑进了建筑里他也有信心能在室内敌得过。这样想着佐佐山往楼下跑去,甫一踏上吱嘎作响的楼梯,这层楼就被一堆忽然从天而降的钢筋木板给砸得尘土飞扬。

“哇噻……”这气势比火车上强了挺多……进不来于是就拆了屋顶吗?还没感叹完楼梯上面就砸下一堆垃圾,佐佐山急忙从楼梯上翻下来,快速朝一楼出口奔去。能闹得出这么大动静,看样子今天小姑娘是吃饱喝足了才来拜访的——吸血鬼平时体能相当于几个人,吸足了人血后可以抵得上十个甚至更多人。冲出门时不出所料身在三楼的吸血鬼少女张着血盆大口从他头顶而降,佐佐山立马对着头顶连开数枪,但少女灵敏地攀附到墙上躲开了子弹,再像是松鼠一般地从一栋楼跳到另一栋楼上。佐佐山一边追着少女的身影开火一边跑进了狭窄的巷子里,在外边看不见的死角里从窗户钻进楼内,在杂物堆的掩护下潜行着。

“啧。”

弹匣里子弹已经不足十枚了。隔着墙壁就能听见少女又在隔壁的楼里破坏着,佐佐山握紧了枪一面往反方向逃离一面寻找着去其他楼的路径。像如此激烈的破坏吸血鬼的体力消耗也非常大,那女孩再多敲碎几层楼怕是也就没有这么强的力量了。那就再陪她多闹会儿吧,闹得用完了力气也就不足为惧了。佐佐山不由得嘴角上扬,从窗户探出半个身子朝吸血鬼少女的方向丢了个口哨,又迅速地攀上一扇窗户纵身一跃落到紧邻的楼房屋顶上,身后的那栋楼立刻传来崩塌的声音。刚一落地佐佐山就立马站起来翻过天台四周的栏杆,稳稳地下落在一窗台上钻进楼里再次重复刚刚的行动。

“很好很好,年轻人果然热血沸腾,连我都感觉年轻了几岁了哪。”佐佐山一边在废墟里穿梭一边分出精力从能看到外面的地方注意少女的行动。像这样完全报废了几座楼后,吸血鬼少女的速度减了下来,从天花板崩落的范围越来越小可以看出破坏力也不如先前了。

“啊啦不过年轻人就是耐力不行。”跳到另一栋楼的窗台上回头看着少女恶狠狠地瞪着自己,佐佐山想自己就快赢了钻进了楼里,也许下了这栋楼就可以摆脱得了了吧。但是刚下了一层他立马打消了这个想法——滚滚的黑烟正从下面冒上来。

“……小姑娘喜欢烤肉嘛?”

迅速扫视四周,一团建筑工人留下来的绳索引起了佐佐山的注意。这里是四楼,而所有绳子连结起来最多只能到二三楼之间,即便如此佐佐山仍旧将绳子一端系在窗棂上单手抓着另一端跳出了窗外。正处于下落途中一块水泥板猛的朝他飞来,虽然佐佐山一偏头躲过了,但随之更多的水泥板钢筋之类的从对面矮一层的屋顶朝他砸来——就在对面的屋顶上,吸血鬼少女正找着手边一切能丢的东西扔向佐佐山。

悬在半空中终究不能自如地活动,没法躲过的物品佐佐山只得举枪打碎。等到绳子被拉直的一刹那佐佐山用力后背往墙上撞去同时对着飞来的东西们连开数枪,借着枪的后座力腿猛蹬一下墙,像是荡秋千一样地往对面屋顶荡过去,没有拿枪的手拳成的拳头直对准少女的头。

“!”

少女整个身子都飞了出去。不过佐佐山手上的触感和碎裂四散的水泥块告诉他,千钧一发之际少女用水泥板挡住了头部,否则现在她就不会留着完整的头了。就这样吸血鬼和猎人在一追一赶地毁了这一片的大量楼房后,终于都有些气喘地停在同一块楼顶上,之间拉开不足十米的距离面对面对持着。

“还真是荣幸啊被这么可爱的小姐追求了这么这么久。但是啊,一直缠着别人不放的女孩子可是会被人嫌弃哦~”

已经没子弹了,但佐佐山仍旧拿着枪指着少女。

“……听起来……您已经没子弹了吧。”

忽然吸血鬼少女开口了。

“放心吧,我没有想杀死您的意思。”

“哈?”

“所以把您那双拳套扔掉。不反抗的话还能轻松一些就没事了。”

没事才怪。佐佐山腹诽道。会信你的话我就白活了这么年了。

“如果您是想去你们的据点的话,劝您别白费力气了。”

“咚”的一声,一个东西被扔到了佐佐山面前。

“因为守在那里的人已经被我吃掉了。”

扔过来的是一截人的手臂,上面的血都已经发黑了。前臂上有个细小的刺青在佐佐山的脖子上同样有——两条蛇交缠着一架高脚天平的十字型图案,吸血鬼猎人协会的标志。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佐佐山抬起脸,少女的宽檐帽在刚才已经被弄掉了,现在他们之间的距离他能很清楚地看见其还残留着稚气的容貌,与梳在脑后的两条垂到身前的俏丽辫子——除开那对獠牙,这绝对是个清纯可爱的女孩。

“猎人先生对吸血鬼了解多少呢?”

“哈?”这什么意思?佐佐山更疑惑了。

“吸食人类的血……所以只是吃人的怪物而已吧?”少女的声音里渐渐多了咬牙切齿的意味,“而经历‘初拥’的吸血鬼则更可恶吧!明明已经该入土了却还来为害曾经的同类,更是罪加一等吧!……所以啊所以啊,我就想让您亲自来尝尝看,变成吸血鬼后会是怎样的感觉!”

“……”依然没有了解到什么重点,不过总算弄明白了,这只吸血鬼不是想杀自己而是想将自己变成吸血鬼……还真是让人有点哭笑不得的理由,但是一旦自己变成了吸血鬼会是怎样倒真挺好奇的——嘛当然也只是想想而已了,至少目前的生活他没多少可抱怨的;然而现在想要逃走实在有些难度……

思索了几秒,佐佐山像是投降般放下了枪,将手套脱掉扔到了一旁,更索性坐到地上闭上眼睛,完全一副任君摆布的样子。

少女愣了一下,然后谨慎地踱着小步靠了过来,走到了佐佐山面前依旧不见其有任何反抗她才微微松了一口气,蹲下身来与佐佐山平视。

“……我现在会对你进行催眠,这样‘初拥’时的痛苦就会减轻许多。现在,请睁开眼睛。”

很知书达理,敬语也用得很标准,生前肯定是条件不错的家庭里的千金吧。真可惜了。

“大小姐的心意我领了,感~谢~”

突然佐佐山伸手捡起地上的枪朝少女的后脑狠狠敲去,然后翻身滚到一旁用最快的速度戴好拳套,趁着其还神情恍惚再一次拳头袭过去。但少女到底是吸血鬼,尽管被敲得眼冒金星脚步都不稳还是全力躲过了他的攻击。大概还是身体太劳累了吧,他的几次挥拳都没能给吸血鬼少女照成多严重的打击,最后一次拳套上的勾刺划破了少女的外套口袋,一本书掉了出来。少女一声惊呼,下意识地想要去拿书却眼见猎人又攻了过来只得向后退去,满怀仇恨和不甘地从天台上跳了下去。

“呼……”佐佐山跟着跑到天台边上,看着少女的身影渐渐融入黑暗中终于歇了口气。虽然接应点的人被杀了,不过还是得去看看能不能找点补给。转身准备走时他瞥到了吸血鬼少女掉下来的书,是本装裱挺精致的硬壳书,看起来价值还不算低。也不知怎么的,佐佐山居然走过去捡起了那本书。

封面上写着《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翻开扉页上用娟秀的笔迹写着:

 

To 大久保苇歌

                           王陵璃华子

                                   X月X日

 

藤间幸三郎看到佐佐山光留风尘仆仆地回到旅馆时,已经过了午夜了。

“欢迎回来,佐佐山先生。”

“……真是稀奇,你居然没逃走。”

“现在外面似乎很危险呢,但凡有点常识的人类都不会想从安全的屋子里出去吧。”

“人类?”佐佐山嗤笑了一声,“会有人类吸食吸血鬼的血?”

“唔……虽然我还没见过其他人,但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所以也说不准呢。不过我确实仅是个普通人而已哟。虽然吸食吸血鬼的血,可我吃普通人的食物也能生存——只是一个是美味佳肴一个是难以下咽的糟糠而已。”

“吸血鬼吸了人血体能会大幅度提高,你就不会发生什么变化么?”

佐佐山点了支烟,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

“除了似乎可以本能分辨吸血鬼和人类外,我没有任何地方比佐佐山先生厉害。”

下一秒佐佐山忽然扯住藤间的衣领将他从地上扯起来和他眼对眼,嘴里叼着的烟只差一点就会烫到藤间的皮肤。

“你这家伙……在神户的时候你也吃了那只吸血鬼对吧?!虎仓大介和桐野瞳子被袭击你却冷眼旁观算什么?!”回想起来在那宅邸里找到藤间时推门而被呛到的灰尘……在其他房间都一尘不染的情况下,那个房间的灰尘恐怕就是被藤间吸干了血的吸血鬼的残骸吧。

“之前就告诉您了,我只是照虎仓先生的吩咐做而已。当时只是肚子饿了又正好遇到吸血鬼,佐佐山先生应该也不会拒绝送到嘴边的食物吧?”

“……”

“我觉得您现在更该先冲个澡换身衣服再好好睡一觉,今晚您肯定很劳累明天还要出远门呢。”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