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ls要写文要画画

脑洞聚集地

【佐藤】Kresnik 08

今日的祭典也依旧像那天……不,肯定是比那天更加热闹了。因为现在正是“祗园祭”的重中之重“宵山夜”三天中,最热闹的“山鉾巡行”和“神舆渡御”之日。白天的“山鉾巡行”街上比前几日更多的游客们,响亮的乐器声和轮番亮相的堪比艺伎服饰般华丽的神轿与山鉾把庆典的气氛带到最高潮。

“……切。”

身在嬉闹的人群里,佐佐山眉头紧皱的脸显得格格不入。而这原因很大在于走在他前面穿着干净利落的西式常服棕发青年。

“搞什么啊……”

“前~辈~~~你是想故意甩开我们好去茶屋吗~~~”

一抹粉红色的娇小身影突然蹦到佐佐山面前。依旧身着和那天一样的底色,只是花纹变成朴素碎花的百田舞头上挂着猫的面具不满地嘟起嘴。

“好不容易藤间先生今天出院欸~前辈你居然还想着这么下~流~的事~”

“是~是~既然百田大小姐您明察秋毫,所以干脆做个顺水人情让我走人吧。”

“……你太差劲了前辈!我和姐姐都很担心你这副没精打采的样子,才拉你出来散心的欸!整天关在屋子里你就不怕发霉吗?!”

百田舞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即使被周围的路人投来好奇的眼光也满不在乎地大吼道。

“百田小姐,我好像已经累了,就让光留君送我回去吧。”

藤间忽然开口道。

“是、是吗?……抱歉,我早该想到藤间先生才大病初愈本应该再静养……”

“不,我非常感激百田小姐和高见小姐的好意,更何况之前也是我自己答应了要来的。对了,其实光留君也打从心底感谢你们哦,只是他就是这样不坦率的性格。”

“给我适可而止你这家伙!”

“该适可而止的明明是前辈吧!”

“……”

佐佐山扭头大步地走掉了。

“佐佐山……!”

“行了百田小姐,接下来的就交给我好了。”藤间制止住打算冲上去的百田,跟了上去。

“……呜——到底发生了什么啊!那两人……”

百田舞望着一前一后离开的两人背影,脸上挂满了担忧。

七月逐渐热起来的天气和拥挤的人群让本就心烦意乱的佐佐山心情更是差到极点,尤其是每每略回头就看到烦躁的原因就紧跟在他身后,却又无法开口叫他走开。

要忍耐!佐佐山心底告诫自己。反正明天自己就能摆脱这见鬼的抓捕任务了,那天的事情就当做自己猎人生涯中无数次意外惊险之一藏到心里就行了,藤间幸三郎以后是死是活都跟自己没半点关系了。

只是每一这么想佐佐山都同时暗骂自己真是个人渣。

他们刚到达京都时恰好碰上了日本三大祭礼之一的祗园祭。老实说佐佐山对祭典之类完全没兴趣,但是今天在据点遇上了偷跑到京都来的另一名吸血鬼猎人百田舞,被硬拉了去逛庙会;这还不算,在与百田狼狈为奸(佐佐山视角)的据点守卫高见彩果拿补给物资作威胁下,他还得负责今晚庙会的所有开销以及带外卖给高见。

“藤间先生是哪里人?平时有什么爱好?喜欢吃些什么?喜欢睡床上还是睡被褥?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BALABALABALA……”

一路上身着粉红底色鲜红金鱼花纹浴衣的百田除了拉着两人到处跑就是缠着藤间扯东扯西,不过基本上只有百田一个人说个不停藤间一直都只笑不语。应百田舞“穿上才有气氛”的要求藤间和佐佐山也分别穿上了浅蓝底和深绿底的条状花纹浴衣,唯一不同的是佐佐山的浴衣内侧缝有暗袋装着那双特殊的拳套。

历时整个七月的祗园祭除了白天的各种祭祀庆祝活动,晚上的庙会也极具吸引力,现在庆典不过才拉开序幕四条通一带的街上的屋(注1)都仿佛雨后春笋般出现。尽管京都号称在这年代的西化浪潮里还坚守着古朴的传统,庙会上的食物却明显多了不少外来品,比如蛋糕、曲奇、巧克力、冰淇淋等甚至可乐,一种前所未见的会冒泡泡的奇特饮料。除此之外和洋结合的新奇玩意儿就更多了,例如现在他们面前这个移动的刨冰车上可以浇上很多口味酱料的刨冰。虽然佐佐山对祭典没兴趣,但是满街的浴衣少女倒也赏心悦目。不过相比起来,在清一色的男性的屋店员中,这个推着小车的女店家尽管只穿着朴素的围裙却像明珠一般夺目。

“老板姐姐~请给我们四~份~刨~冰~”

佐佐山嬉皮笑脸道。

“四……但是,您们只有三位……”伊藤博子显得有点警惕。

“另一份就算作我请姐姐的如何?”一边说着佐佐山一边挡下百田一记肘击。

“这位姐姐不用理他,他今天喝高了而已。”一招被挡百田马上又一脚踹在佐佐山小腿上,痛得佐佐山蹲到一边去。这情景让包括博子在内的周围人都忍俊不禁,然而博子突然神色一僵,立即低下头去做好了四份刨冰塞给了他们。

“欸我们只要三份就够了姐姐!”

“没关系的,我突然想起还有急事得先回去,这些就送给你们了。如果顺利的话我还会来的,有缘再会了。”博子手脚麻利地收拾好一切,推着小车急急忙忙地离开了。

“欸——都怪你啦前辈,把人家都吓跑啦~”虽然百田嘴里抱怨着但却一手一杯刨冰地交互舔起来。

“喂喂……”揉着还在痛的小腿,佐佐山默默扫视着四周。忽然小腿上传来的透心凉让他一个激灵跳起来,定睛一看藤间不知什么时候蹲到他身边,手里正端着“凶器”。

“伤口冷敷一下会好受些。”藤间面不改色地笑着解释。

“你……”佐佐山捏紧了右手的拳头。藤间站起身来,将刚刚“冷敷”他的那杯刨冰递给他。

“请别辜负了老板小姐的一番心意。”

“……啧。”最终佐佐山只能接过藤间递过来的刨冰。

“诶诶是艺伎欸!好漂亮不愧是京都的艺伎,光是服饰就比其他地方要漂亮!”

百田惊喜地望着擦身而过的几名结伴而游的艺伎。要是平时佐佐山肯定也会对着其目不转睛,但此刻他的思绪还在卖刨冰的博子身上。

那时突然变化的神色……错不了,肯定是看到人群里的谁而感到的“惊恐”。

那种神色在佐佐山的心里印象实在太深了,深刻到都出现在每次的噩梦里。

“……抱歉。”

掏出钱包扔给藤间佐佐山朝着伊藤博子离开的方向跑去,很快就听不到了百田在他身后的大喊。

 

博子害怕地四下张望了一会儿,确定没人后略松了一口气地走进了可以抄近路回家的小巷。突然一只手就从背后抓住了她的肩膀让她吓得都推翻了装冰的小车;而当她看到背后是谁时更是连脸都白了。

“博子……我终于……找到你了!”

博子大叫着挣脱了男人想要逃出小巷,却很快被男人追上钳制在怀里。

“博子……我爱你、我爱你!所以求你别再离开我了好吗?!”名叫伊藤纯铭的男人带着哭腔般地祈求道。

“放开我你这变态!我已经跟你分手了!不要再来纠缠我了!”博子死命地挣扎。

“不可能……你是、你是我的!除我以外谁都不能得到你!博子,我们重新开始吧!”

“放开我!因为你这家伙的骚扰我只能不停搬家!没有你我会更好!”

“只要谁都不靠近你,你就只有我了!你就不会想从我身边逃开了!”

“你这疯子!!!救命啊!救命唔……”博子尖叫着求救却被伊藤一把捂住了嘴。过了一会儿她的挣扎越来越弱,声音也渐渐消失了。

“博子……博子……太好了,太好了……你终于不逃了……”伊藤一边喘着气一边脸上露出扭曲的笑容。然而下一秒他的脸就遭了一记狠拳被打到一边,还未反应过来又是一记重拳落了下来。

一次,一次,又一次。究竟重复了多少次拳头先接触到皮肤再挤压肌肉最后击中骨骼的动作了?佐佐山没去数清楚的心思。看到藤井博子在这男人手里一动不动时冰冷的记忆潮水般将他整个淹没,身体仿佛溺水者本能地去抓浮木那样自动朝男人挥出了拳头。开始时伊藤张着嘴发出漏风一样的声音然后立刻被他打烂了嘴巴,之后的殴打过程中周围的一切声音都消失了,像是在演无声电影放慢镜头似的,伊藤的脸一点一点扭曲、肿胀、溃烂,血混杂着其他液体从眼洞鼻孔嘴巴耳洞涌了出来,而期间另一张类似的脸以蒙太奇的方式不停闪现在佐佐山眼前,与这男人的脸重叠在一起。而每当这时佐佐山就更用力地殴打下去。

“咔嗒。”

突然一声,就像电影卡带了画面一黑,佐佐山也突然从荧幕移开了视线般感觉回到了现实。那一声并非什么电影卡带而是一双木屐停在了他的身后。慢慢地回过头去,目及的是端着两杯融化得差不多的刨冰的浴衣男子,即便逆着巷道外的光看不清容貌佐佐山也一眼认出了是谁。

“……脸上沾了血呢。”

藤间蹲下身来将刨冰放到一边,随之从怀里掏出手帕仔细地擦拭起溅到佐佐山脸上的血来。

“衣服上的就没法擦掉了啊。但是放心吧,我确认过了哦这附近都没人的。”

佐佐山一动不动地任由藤间擦拭。

“幸好这里离旅馆还不算远,抄小路的话应该不会被什么人看到吧?现在大家的注意力都在祭典上呢。”

藤间的脸此时离他太近,近得他能清清楚楚地看见,藤间平日里波澜不惊的双眼此时却盈满了熔岩般的炽热。虽然早就明白青年绝非人畜无害,但他现在的样子简直比他吸食吸血鬼的血时还瘆人,佐佐山不由得背脊一阵发凉。

“呜哇~前辈你们干什么啦怎么都丢下我跑掉……诶诶诶诶诶你们在做什么?!!!”

最终巷外传来的活泼少女声音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

“啊,佐佐山先生恰好遇上了强盗袭击这位女士。虽然赶走了强盗,不过这位女士晕了过去佐佐山先生也受了点伤。”

巷子里面本来就暗,再加上藤间刚才趁百田还没走近时,迅速把倒在一旁的刨冰推车压在了伊藤纯铭没法被他们挡住的部分。不出所料百田的注意力立马转移到了离她更近的藤井博子身上。

“咦咦咦这不是刚刚卖刨冰的姐姐嘛!啊呀啊呀佐佐山前辈你这下可大赚了一把嗯~”

“不好意思百田小姐,可以拜托你把这位女士送到医院去吗?我得留下来照顾佐佐山先生。”

“好~的~等这位姐姐醒了我会详~细~地告诉她前辈如何活动英雄救美……”

百田一下子噤声了,因为小巷两侧的房屋顶上忽然冒出了一群对于他们来说再熟悉不过的东西——只活在黑暗中的,既非人亦非完全的吸血鬼的可悲怪物们张着闪烁红光的眼睛一点点包围了过来。

“……哎呀呀,一般来说吸血鬼都不敢在祭典之类的场合露面吧?”百田收起笑容,稍微撩起浴衣的下摆掏出了固定在腿上的枪,“这吸血鬼到底跟你们有什么仇啊?不会是前辈玩弄了哪个女吸血鬼的感情吧?”

至今也不清楚为何吸血鬼不会接近和人类供奉的神灵相关场所,祭典这类与神灵关系匪浅的活动吸血鬼也基本会躲得远远的,像现在这群靠过来的“奴隶”虽然杀气腾腾但都害怕似的瑟瑟发抖着。不过此时明显主人的命令更有威慑力,靠前的“奴隶”们猛的跳下来朝几人扑去。

“前~辈~你还站得起来么?!”三下五除二解决了第一波来袭百田扶起了地上的藤井博子,“我们兵分两路啦~我先送卖刨冰的姐姐去医院你们找个屋子躲着啦~记得别往人群里跑这些‘奴隶’恐怕目的只有你们哦~我等下会来支援你们的~”

“……啊,快走吧。”

百田带着博子离开同时佐佐山也拉着藤间跑向另外的方向。

 

【TBC】

 

注1:“的屋”即庙会路边摊位的称呼(消息来自wiki)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