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ls要写文要画画

脑洞聚集地

【佐藤】Kresnik 10

 

人醒着会不会做梦?

至少他想他会。

“好神奇!佐佐山你到底拿了什么东西来嗯?!这毒素被成功中和了诶!”

唐之杜志恩是京都帝国大学(注1)的医学教授,但和普通教授有点不同,她还有个不为外人所知的身份——吸血鬼研究员,其的研究所亦是隶属于猎人协会的。现在他们所在的地方则是大学附属医院里。

“而且这回的检查显示啊,伤口正在以比平常人快很多的速度在愈合,不论外面还是里面的伤哟——”

耳朵能清晰地听见周围的一切动静:女医生冷静中带着讶异的说话声音,点滴管中液滴落下的声音,电子仪器机械重复的声音,甚至自身呼吸的声音;鼻间亦充斥着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但眼前看到的却和病院扯不上半点关系—— 一个简单到可称为简陋,却对他而言唯一能感到温馨的地方——那是早封锁在心底的曾经的“家”。

有谁在帮他小心翼翼地擦拭着手臂——他突然想起来了,刚刚又像往常一样,那个喝醉酒的老爸突然发酒疯殴打起他们,为了保护麻理他的手臂结结实实挨了一酒瓶子,碎片扎破皮肤鲜血像泪水一样流下来……

他小心翼翼地擦拭掉眼前手臂上发黑的血——最近公主殿下带着食物回来时都浑身是血,虽然每次给她擦洗身体时没有看见任何伤,但他总觉得公主一定有哪里受伤了,所以动作一次比一次更轻柔谨慎,可公主却一直都很消沉……

真奇怪啊……

他和他在梦中无声地喃喃道。

不仅是醒着做梦这件怪事,还有梦中在自己身边的人似乎……

“这样跟你上头说只是普通的受伤也不会露馅啰~改天上八坂神社(注2)祭拜下感谢神明大人吧。”

比起学者打扮更像社交名媛的唐之杜不忘打趣一番,但看到猎人依然阴沉的脸色时知趣地换上正经语气。

“……安心好了,这件事你我的上面我都会想办法应付过去,也算平日你对小弥生的照顾啰;但是啊,这位小兄弟本人我也就能帮你到这程度,其他的就得靠你自己解决了。……嘛总之也别太焦急,藤间君一恢复意识就让你们面对面大概是不可能,建议你们都先整理整理下心情为好……说起来我认识位不错的心理教授,你们可以……”

话还没说完,唐之杜就被像是受了什么惊吓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的佐佐山吓了一跳。

“……抱歉。”意识到自己失态的佐佐山坐了回去,“……每天都输那玩意儿他多久能出院?”

“如果是这回的分量的话,一天输三回的话估计要半个月吧。话说回来那该不会是……你去哪里佐佐山?!”

猎人猛的站起来冲向外面。一半原因是为了再去收集那东西,另一半……

打开门时他下意识往后瞟了一眼,顿时感到头皮发麻——即便距离太远看不见,他能清晰地感到来自那里的视线正直勾勾地指向他。

他发誓绝不会让第二个人知道,在刚才回忆性质的梦中,本应是妹妹的位置竟然变成了藤间幸三郎。

 

藤间除了身体受伤外还被诊断为似乎中了毒。

说是似乎,是因为唐之杜说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遇见,且算不算中毒都还有待斟酌。

“检测结果一切数值都正常范围内,临床表现却是中了蛋白毒素类的样子……查不出是什么毒就算是我也没法做解毒剂啊。”

女医师一筹莫展之际他突然想到了某个东西。就是现在,他在这个即使白天也阳光照不到的巷道角落里,将眼前睡死的人形怪物动脉割开,看着从唐之杜那里捎来的几个血袋慢慢被血装满。

还算是托了那吸血鬼小姑娘的福,留下一堆失去了主人不知所措的“奴隶”们自生自灭,而对他来说找到白天沉睡的吸血鬼不过就泥土里挖蚯蚓程度的事。老实说他也不知道为何会想到用吸血鬼的血来救藤间,大概是直觉?不过幸好倒也真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找~到~了~”

突然头顶传来轻松明快的少女声音。

“前辈你在干~什~么~呢~”

百田从房顶上探出头来疑惑地打量着现场情况。佐佐山没理她,径直收好血袋掉头就走。

“等等啊前辈!”

百田急忙跳了下来挡在佐佐山跟前。

“都整整一天一夜了诶你们都没半点消息我跟高见姐姐都超担心你们诶!话说你刚才是在收集吸血鬼的血对吧这是做什么?话说藤间先生呢怎么没看见他人呢?”

“你这么喜欢那家伙那之后那家伙就交给你了。”

“诶真的吗?!谢谢前……等等为什么突然交给我?!”

“等那家伙痊愈后你就带他去东京。”

“前辈别转移话……!等等藤间先生受伤了?!”

一路上不论百田再怎么死缠烂打明敲暗琢佐佐山也没再多透露一个字,而进了医院看到躺在病床上的藤间后百田情绪更加激动,最终被唐之杜以“太聒噪会影响病人休息”为由给赶出了病房。

“……你还要装睡多久?”

只剩下两个人后,佐佐山毫不客气地在病床上坐下来,背对着床上的人说道。半晌身后传来一点响动,他知道藤间正偏过脸望着自己这个方向。

“醒了就自己起来不懂吗?”

“抱歉,我也很想起来但托您的福,腰及以下现在都还在痛,光留君。”

“你……!”

猛转过头话到了嘴边最终却硬生生被咽了下去。到底是自己底气不足……咬了咬牙佐佐山将一袋血递到藤间跟前。

“半天以内抽的,一袋不够还有,自己动嘴。”

“光留君可以扶我坐起来吗?谢谢。”

“你……!”

再次咬了咬牙,佐佐山认命地伸手帮藤间坐起身来加给他身后垫了枕头。

“血袋有抗凝剂吧?难怪口感不怎么好。”

接过血袋吸了几口藤间如此评价。

“那你别吃自己找去啊!”

佐佐山没好气地反驳,下一秒又有些后悔了,急忙伸手掏出烟盒却发现已经空了,烦躁地一把捏成了纸团,张望四周寻找垃圾桶——没有,于是更加烦躁。最终他把剩余的血袋全扔给藤间后快步想离开病房。

“……出院后就换百田那家伙带你走了,所有事情我会跟她交代清楚。还有住院期间我会保证你不至于饿死。……还有什么问题吗?”

握住门把时他还是忍不住停下来了一下。

“这段时间多谢您的照顾了。”

依旧是彬彬有礼的温和语气。

 

虽然早就知道藤间幸三郎这人除开特殊体质外,人格上也有相当严重的缺陷,但他好像之前都低估了其的严重程度。就算当时是自己无法控制……但被强暴这种事怎么可能事后还能跟没事一样!如果那混蛋能对自己大吵大闹一通或者冷嘲热讽的话大概他现在还能好受些。霎时脑内闪现过妹妹像是想要抵消父亲的碰触而渴求自己的碰触,向自己投来炽热视线时的表情,以及那不久之后被自己揍成肉团子的父亲血肉模糊的脸……

“前辈你等等~”

幸好,赶上来的百田及时打断了他。

“马上就要说再见了,就别臭着一张脸了啦!更何况关于藤间先生你还什么都没告诉给我诶!”

“……这里人多不方便,回据点了再说。”

“是~……等等,藤间先生人呢?”

闻言佐佐山这才震惊地朝四周望去,然而喧闹的人群却阻碍了他的视线。

“你说人丢了?!怎么回事?!”

对外是五金店的据点里,穿着男式工作服的高见彩果说话声音中气十足,动作也的确不像是女人能做出来的——单手揪起佐佐山的领子。

“你也该认真点了是不是?!就因为你这家伙这半个月要死要活的才搞成这样,给老娘打起点精神来啊混蛋!”

“……我会负责找回来。”

“……嘁。”高见松了手,拿起旁边的和服外套披上“我也休业半天,跟你们分头找去。”

等到完全看不到高见百田二人了,佐佐山才双手插在兜里,慢慢踱步往一个方向去。手指不出其然地碰到了兜内的硬物。

这是块很奇特的石头,从其上面剥掉一部分的话,只要在三公里的范围内剥掉的部分就会一直和原石产生共鸣,令原石被剥掉的地方有细微的震动。早在藤间第一次逃跑被他找回来时,他就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一小粒石头碎片藏到藤间身上。这会儿石头被剥掉的地方正在不停震动着,可以确定其就在不远的地方。当初本来是想在大阪作为消遣用,没想到却在这种时候派上正式用场,真挺好笑。

当他被石头引导至伏见稻荷大社(注3)时,还是有点吃惊的。

跨过正门的巨大红色鸟居,从神社内的一对狐狸石像处开始向山上爬,瞬间就进入千万鸟居编织成的红色隧道里。据说鸟居是用来区分俗世与神域的结界,当人踏入鸟居时便是踏入了另一个世界,而在这壮观的千本鸟居内这种感觉尤为强烈。

不过不知为何,当他一步一步穿过这长长的神域之门时,心情竟然也渐渐跟着平静了下来。意料之中的,他在红色隧道的尽头看到了双手抱膝席地而坐,将脸埋进手臂里的逃脱者。

“……又被您找到了啊。”

这是佐佐山第一次看见藤间露出除了微笑外的其他表情,仿佛等待父母回来寻找的走失了的孩子般。

 

【TBC】

 

注1:即京都大学,二战后根据修改的法律“帝国”二字被去掉。

注2:爱称是祇园さん,神社的例行祭祀活动就是袛园祭。

注3:以下文的千本神社闻名,其由上千座鸟居连接成了一条由稻荷神山山下通往山上的隧道。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