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ls要写文要画画

脑洞聚集地

【佐藤】Kresnik 11

(此事件混合其它ACG作品:零红蝶) 


蒸汽机车轰鸣着从畿内(注1)进入了铃鹿山脉(注2),喷薄而出的浓烟斜斜往上升,最终与血红的暮云合二为一,渐渐陷入深蓝丝绒般的夜空里。

总之今天先到坂田郡(注3)歇一晚吧。佐佐山收回望向窗外的视线,偏过头看了看靠着自己阖着双目,脸色略苍白的人心里无声做了这个决定,随即再补上一句“都是那三个女人和上头再三要求保证他的人身安危,否则在京都拖了这么久本应赶紧赶路。”……好吧虽然也的确有他自身出于对藤间的负罪感。说起来发生了这么件不大也不小的事上头居然还允许让他继续护送任务……果然最近关东地区频繁过头的吸血鬼相关事件,让本就人手不足的吸血鬼猎人协会更加焦头烂额了吧。其实要说起来,吸血鬼猎人这玩意儿……

突然列车一个急刹车,车厢两旁横坐成一排的乘客像倒塌的多米诺骨牌般朝旁栽去。有着比常人更好平衡感的佐佐山身体立刻自然做出了应急反应,但随后手臂就是一记闷痛——不巧他坐在藤间前面,成了天然的缓冲垫。

“……到了吗?”

藤间睡眼惺忪地问道。

“……没。”看着那张毫无紧张感的脸他就莫名的火大,“只是火车紧急停车了而已。”

怎么突然停下来了?周围的乘客们也都起了不大的骚动,随即乘务员带着扩音器进来通告,这是由于前方正聚集着一群人,且一段铁轨被阻碍,工作人员正在想办法请各位乘客少安毋躁——尽管这么说了但实际效果几乎是没有。

“运气还真好……”佐佐山一边揉着手臂一边嘟囔。类似的事情他已经遇上过不少,不等个几小时火车多半开不了的。幸好此时距离城镇要说也不算远,于是佐佐山果断打开了车窗翻了出去。

“喂,你也快下来。”

“不好意思,光留君能伸手做一下支撑点吗?”

“切……”虽然不爽佐佐山还是伸出了双手,“请大少爷放心,我一定稳稳当……”

剩下的话全因为藤间双手撑在他的头上,脚踩到他的双手上,再轻轻一跳落到地上而卡在了喉咙里。

“多谢了,光留君。”

车上的乘客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

二人沿着铁道向前,不多时就看见两方人隔着堆满沙袋石块的铁轨对峙,一方是举着木棒铁锹之类和火把的村民,另一方则是穿着统一制服的工人,尽管天色已暗两方仍互相叫骂得不亦乐乎;还有略可笑的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警察还插在双方中间,企图调停双方的样子。

佐佐山漫不经心地看着眼前的闹剧。他们走的是村民这边;正当他们从村民们身后想走过去时,突然有人叫了起来:

“他们有人想偷袭后面!”

村民们齐刷刷地转过脸来盯住二人。

“喂喂你们误会了吧!我们只是刚好路过而已!”

“不会错的!眼睛下有痣的那个我看到过跟对面的有接触!”刚才说他们是偷袭者的那人叫道。

“那是你认错人了吧喂!”

但是没人理会佐佐山的抗议,一部分村民立刻将他们团团围住,另一部分朝对面的工人们吼道:“果然都是你们干的吧!不心虚会使偷袭这种卑鄙手段吗?!”

“少血口喷人了!谁知道是不是你们自导自演的闹剧!”对面也不甘示弱地吼回来。

“所以说你们误会了嘛!”佐佐山又想辩解,回应他的是一堆棍子指着他,所以他识趣的闭上了嘴。

“先把这两人关进‘藏’。”待村民们商量得差不多了,一个看起来领头人模样的说道,立刻几个村民拿出了绳子把二人绑了起来。

“等一下,等一下。”

那个头发灰白的警察费力推开人群挤了进来,挡到二人面前。

“逢坂,是犯罪的话,就由我这个当警察的来关押。好歹我还算黑泽家的人,这既算本职义务,也算黑泽家对村子的义务吧。”

村民们一阵窸窸窣窣,有的的眼光里丝毫不掩饰对黑泽警员的厌恶情绪。被称为逢坂的领头人沉默了半晌,最终发话:

“人你只能带走一个。这回可比不得之前那些。说起来既然你还算黑泽家的人,现在还能这么冷静尽职真是让人钦佩。”

无视这明显带刺的话语,黑泽警员迅速推着佐佐山离开了。

孤零零地坐落在小山坡上,唯一一条从外面通进坡下村子的小路旁的小屋,门上挂着字迹已经些许模糊的门牌——“皆神村派出所”。

“喂大叔,”屋内只有俩房间,一间是他们所在的办公室,另一间看样子应该是寝室,“为什么帮我?”

“为什么要救你们还是为什么二选一选了你?”黑泽警员拿来两杯子水和一碟饭团,在佐佐山对面坐下来。

“两个都是。”

“一个一个来吧。小子,你是同行吧?”

“嘛……算是。”

“哼,果然这气味我不会认错。我话说在前头,你要想安全带回你朋友,就收敛好你那嗅来嗅去的猎犬习性。否则糟糕的后果你就自己收拾我可不管!”

“那当然那当然。话说回来大叔,你有什么办法能救出……我朋友?”

“只要你朋友乖乖待在那儿,今晚结束后自然就会放他出来。”

“结束?什么结束?”

“不关你们这些外来人的事,你也今晚别出去乖乖呆这里。”黑泽警员自顾自地咬起饭团,“这些天我去村子里时会帮你打听你朋友的消息。”

 

“藏”是个处在一栋日式大宅背后阴影中的小屋,仅有一扇门和一扇装了铁栅栏的小窗,光从外表看就觉得是个禁闭之所。“藏”内没有能点亮的东西,因此在漆黑的夜里更显昏暗幽闭。

那些人说了明天就放他离开,留下两个干巴巴的饭团和两碗水——不错,除他以外还有个人关在这里。

“不合你胃口么?”

藤间凭借良好的夜视能力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关在“藏”里的另一人是个容貌相当出众的年轻人,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那头白发,在黑暗中简直像在发光一般。

“你全拿走也没关系。”虽然有腹饥感,但现在他对除了血以外的食物都感到恶心。大概是先前造成的后遗症。

“真巧,我也对这类食物不感兴趣。”青年耸耸肩,“比起食物我更希望能送本书来,可惜他们只管把食物放到窗户上连话都不愿跟我多说一句。”

不过藤间显然对青年这种情况下的奇怪发言不感兴趣,径直靠着墙壁坐着闭目养神——备用的血袋在光留君那儿,在体力不算充足的情况下,尽量保存体力撑过这些天才是当务之急。

突然藤间猛的睁开眼,朝紧锁的门那边望去。

几下“丁丁当当”声“藏”的门开了,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害藤间被关进来的那人——不,从一开始藤间就知道那不是人,而是吸血鬼。

“只被捉回来了一个。”

进门后吸血鬼先说了这么句意义不明的话,接着将苍白的脸转向藤间。

“晚上好,不幸的路人先生。”村民打扮的吸血鬼满脸的疲惫神色,眼窝深深地凹陷下去,“虽然我们无冤无仇……但是,我必须杀了你。”

吸血鬼张开血盆大口朝藤间扑去。

 

佐佐山一边嚼着饭团一边打量着这个乡村派出所,这里就像当今几乎所有的乡下一样,尚未接收现代化的熏陶,照明还是蜡烛煤油灯,书写工具都还是毛笔。因此这房间里唯一一件带着现代化气息的东西立刻吸引了佐佐山的注意——摆在办公桌上的相框,相片里是一对夫妇和穿着高中学生制服的儿子,虽然是黑白色但能从背景看应该是四月开学季时。站在儿子身后的正是比现在年轻些的黑泽警员。

“大叔你有家室?”这就奇怪了,看起来黑泽应该是常住在这个简陋的派出所内。

“……内子很久前得病死了,儿子现在在东京。”

“啊咧?那为何大叔不和您儿子一块住去?看起来村民对您并不算友好嘛。”

“……不友好什么的早习惯了。”黑泽把空了的杯碟端去水槽,“我啊,出生在大阪,年轻时破获了次特大案件可都受了市长的表彰的哟。”

“原来如此。”听到这里佐佐山忍不住笑了出来,“大叔你很痴情嘛。”

“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啊,老讲什么自由恋爱之类,但到底有几个知道该怎么去爱人么?”老警察不以为然地歪了歪嘴角,“内子身体一直不好,说起来我们能认识都还是她在大阪治疗时我碰巧在医院查案。医生也说了大都市空气差,所以自然还是回她老家静养更好了。”

“这么说大叔你在这里时间也不算短了……为什么这个村子这么排外?”大部分村庄对外来者或多或少都有些排斥,但这个皆神村,佐佐山觉得光是站在山坡上看着底下的村子就有股不舒服的感觉直扑面而来。

“你就别管这么多。村里没人赶我这个没实际用途的警察走,我还能守着内子的坟墓已经够了。”

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谁啊?这么晚……”打开门的瞬间黑泽愣住了。

门外站着一名满脸泪痕的少女。

“……八重?!你怎么回来了?!”

 

【TBC】

 

注1:指古代日本在律令制下以“五畿七道”划分全国中的京畿区域,可泛指阪神京地区。

注2:近畿地区和东边的分界岭。

注3:郡是明治和大正时期日本府县与市町村之间的行政区划,大正末期郡制废止,往后郡也因重新区划而消失,如此处的坂田郡所在区域现已被分别划分入米原市、长滨市和彦根市。

(以上资料均来自网络)


评论

热度(1)